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阳春百科 > 风土人情 > >

冠溪秋月

时间: 2014-12-26 09:49 来源: 阳春报 作者: aiweb 收藏 百度搜索本文

 距阳春城东约二公里东部的牛山脚下,有条常年清冽的小溪叫“冠溪”。
    二十世纪六十年代,这里建起了两座水库,起名东湖水库,“冠溪”渐为人所忘,其实水库与冠溪同为一体。
 
    生于清嘉庆年间的邑人谭敬昭,自幼聪颖好学,四岁始习读诗文,八岁能从文,十岁可作赋。年轻时,常一人到冠溪专心功读。以溪水泡茶为上品,故以数溪之冠为感,自命为“冠溪”。一时,趋风者甚众,无数茶客诗翁趋之而来。且那地方也是赏月、读书的绝佳之处。
 
    冠溪,最大的特色是“春看湖水秋看月”。秋月,也许是时令的称谓,也许是四季运动的一个归宿,而更加蕴含的是人类对这个世界理解的未知数。月悬于苍穹,其光辉无处不在。天底之下,月之辉,普天而共,同日而生。而冠溪之月确确实实是一个谜,是一个至今我也无法详解的心结。
 
    桑园水田,果林绿竹,坦然而开阔的农舍点缀着粉墙绿瓦,偶尔从旷远空寥的上空飘起几缕淡淡的青烟。春来是一抹鲜绿,营营蓊蓊的春色流溢于山川河流;夏来一派翠绿,葳蕤的夏意于溪中缓缓流过;秋来是满目金黄,炽热的流火遍地而伫;冬来是一片肃穆旷远,苍穹里尽是迤飞的孤雁。
 
    总是在有月的夜晚,绕过暮色,徜徉于溪边,冀盼能有一分月光是属于自己的。天庭悠悠然地伸出了轻柔的掌心,欲把天地人间紧紧地握于那片方寸之地。
 
    月儿慢慢步上中天,满天尽是银光。淡淡的月影下,远雾轻烟渐渐地平静了,唯有那千年万载不歇的冠溪水潺潺而流。湖中已有了凉意,露水接踵而来,坝面上是潮潮的露水。不多时,站立于坝面,脚下竟潮湿了。夜已深,人也静,可是远处星星点点的莹光却还在一闪一烁地飘浮着,溪水如一匹抖开来的软绸,缓缓地向远方流去。
 
    水色与月色融为一体,如雪如银,弯弯的小溪在夜风的轻揉中,忽隐忽现。风从溪面而过,刮起一阵悠悠的如簧之声,仿如是谁在溪中拨动了琴弦,那如瑟如歌的乐声自远而近,自近而远,交叠而成,余音绕耳,袅袅不绝。
 
    微微的露珠轻盈盈地点缀于苍茫的大地上,一切都是这样的静谧。远处,似有水声划动。心里满是轻微的震颤,月儿并不急着要露出头来,也许它不想过早地窥见人间尚浊的世界。月色朦胧,淡淡的光线溶汇于一片若远若近的涟漪。腾升于水面上的那缕鱼肚白,发自于苍穹的光芒。迷惘的月影下,回响着夜泳人的声声嘶哑的山呼,水花不时泛起隐约的狂喜。
 
    子夜,冠溪融化于月色之下,只见水天一色,薄雾缠绕,月袅其间,雾缠其中,月与雾的纠缠,便见个中深奥之处。银辉不甘于其寂寞,遍洒天地,满地银光。这月便端的是静如水墨,曼妙如馨,悄无声色,更兼那远波无声,水痕轻漾,月光与水融为一体,分不出哪是水哪是月。
 
    难怪年复一年的不时有人于月下竟幻见烟水缭绕,仙葩成锦,山峦舞凤。那幻象虽是墨客文人所撰所传,但这方崇山峻岭,处于龙首方位,方圆峥嵘毕露,嶙峋高耸,清风柔荡,合当物华天宝。
 
    寅夜时分,那月却更是分外妖娆,如翩翩仙子,欲翻欲飞,光更灿,色更明。远山于空朦之中曼妙如舞,近水与月相贴。银箔不时跃出静如镜子般的水面,一如朵朵银花镶于黛锦之上,那情景才着实令人叫绝。山,青幽幽然,水,碧晶晶然。冠溪、湖面都在月色的笼罩之下,无瑕般的纯净,一种朴实的自然美活生生地镶嵌于冠溪之中。群山倒映于静月之下,愈发显得静谧与清纯。恍一转念,但见这方土地没有凡尘之喧嚣,没有世俗之污浊,更无盗世之虚伪、强蛮与欺诈。
 
    冠溪之月,年复年,月复月的如期徐来,又是依依难舍的归去,它如履行自己欲施的福荫般将光辉尽洒山川大地,以期在天地乾坤中尽显风流。月,可随时光远去,缥缈无踪,但可濯心明志,清魂净念。来此一游之君,不无此感。
 
    岁月如歌,春秋如轮。回眸尽处,这边厢的秋月,依然与青岚绿水、烟柳水湄相拥相生。不知哪一年的翠笛声声,仍萦绕于耳际,袅袅然漫入梦境。只因了这一月,冠溪的秋月,地老天荒的月,从此便酩酊。
 
杨建国
 

(责任编辑:aiweb)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推荐内容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