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阳春百科 > 风土人情 > >

马兰花开

时间: 2015-04-20 09:19 来源: 阳江新闻网 作者: aiweb 收藏 百度搜索本文



□ 黄 彪
小时候,我就向往大城市,高中毕业后我如愿考到了省城。学了四年城市规划设计,雄心勃勃的我却未能在家乡谋得相关职业,只能留在省城打拼,并希望这个人挤人的大城市因为一个小小的我而有一点点的不一样。
亚运会后,花城越来越美了。新规划的小区越来越人性,宜居,美丽。我多想,如果我的家乡也这样……
 
每天下班回宿舍,我都会在小区门口买一朵新鲜的玫瑰。听说,省城的玫瑰三分之二来自阳春潭水。我想,我买到的那朵就来自家乡吧。闻到家乡的花香,心里那团化不开的氤氲似乎暂且沉底,立刻心晴。周末偶尔也会买点油菜花清炒,黄黄绿绿的鲜明对比,好像家乡的色彩,足以慰藉一个人在他乡漂泊的孤寂。
 
每天搭地铁前,都要买份《南方日报》,那儿偶尔会有家乡的消息(尽管有时候是负面的)和家乡人写的文字(比如郑百解先生的《南宋的海》)。仿佛可以通过它,触摸到家乡的心跳。故乡一直在变,越来越像大都市了。南海Ⅰ号被整体打捞出来了,海陵岛被评为全国最美的海岛之一,阳江被评为全国十大幸福城市之一,阳江被纳入珠中江经济圈,深茂铁路阳江段工程动工,阳江刚被评为国家园林城市……呵,故乡,你好!你一直在我后面,我一回过头,就可以看见你,虽然我离你有两百多公里。
 
夜深人静的时候,最喜欢去小超市买点喜之郎果冻,然后一遍遍地看着它的英文商标“Strong”——坚强。是的,在他乡流浪的游子尤其要坚强。这柔柔软软的来自家乡的美味,足以唤醒家乡的味蕾,让我的家乡胃翻腾,似乎顺带地品尝到母校门口的炒米饼,鱼饼和百吃不厌的猪肠碌等。如此便可安好于他乡。长大了,会自然而然地向现实妥协:人本来就像蒲公英的种子,长大了自然要被风吹到远方。全球最大的迁徙,就是春节前后,异乡的游子匆匆往返于他乡故乡,我只是其中的几亿分之一,何足忧伤?又或者像智者一样自我安慰:故乡本来就是用来怀念的。故乡原本也不是故乡,它只是祖先流浪的最后一站,省城也许会成为我后辈的故乡。
 
如果没有听到那样的歌谣,看到那样熟悉的风景,也许我还会一直流浪远方。那是一个寒冷的黄昏,公车晚点,我烦躁地上车,用羊城通粗暴地刷屏,“嘀”一声过后,一个青翠甜美的童声几乎穿破我的耳膜:“青山一排排啊,油菜花遍地开……”马兰,对,就是马兰,那座山,那条河,那田埂,那油菜花,那一块块碎花布似的水田拼画……哦!我的马兰,没想到我会这样的与你相遇。一曲陈小奇作词的《马兰谣》,听得我泣不成声。回宿舍的第一件事就是下载这首歌,然后单曲循环到天亮。
 
想起年幼时,几个小伙伴在夕阳下一起跳绳,边跳边唱:“马兰开花二十一……二八二九三十一。”马兰的油菜花淡淡的香,耕田回来的叔叔阿姨吆喝着粗犷的山歌,扛着锄头从我们身边走过。走过去二三十米远时,忽然送来一朵朵灿烂的微笑。山谷那边的回音不断积累,荡漾,荡醒头顶的火烧云,云彩急急忙忙地换上不同的装扮,开演各种美丽的喜剧。想起有星星的夜晚我们总是能掰着手指数星星;想起阿公不停地敲响烟袋儿,不愿让静静的夜沉进湖水;想起早晨的山间总披着一件薄薄的轻纱;想起村头的那口湖上,总有一些内心恬淡的白鸭子游来游去;想起摘油菜花的小伙伴,扎着长长粗粗的辫子,一甩一甩地丰富了乡间的风景。
 
马兰,是泡在泪池里的一支竹篙,不能提,一提泪涟涟。偶遇的《马兰谣》在无数次单曲循环后,只浓缩成了一句歌词,那是美丽的家乡在呼喊:归来兮!归来兮!是的,该回去了,我出来得太久了。
 
彻夜未眠的第二天,我递交了电子辞职信,里面有一首《马兰谣》MV和我为家乡规划的城市设计图,还有一句“池鱼思故渊”。进入阳春市区,一路上政府的 大红标语像是欢迎我回家:“回乡就业,家庭工作两不误。”“努力拼搏,实现幸福追赶。”我把简历和规划图递给了城市规划局的工作人员,他很高兴:“欢迎你回乡就业。我们的城市发展得越来越快,更需要专业人士让我们的城市变得更美,更和谐。明天就来上班吧。”
 
太好了!马兰,你听到了吗?我回家了。十五年了,我一直只是飘着的风,不着家的风!今天我回家了!低吟浅唱的日子里,我会与你相伴。水流长,云淡过往;花开落,尘有香。我会做永远舞蹈的精灵,苍穹下,青山旁,蓝湖边,轻盈地舞于你的心坎。我会用最美的图画,让我的家乡变得美丽而温暖。我要我的生命怒放于家乡的土地,正如那一片片黄灿灿的油菜花,你相信我吗?
 
马兰不语。高远的天空,悬着一圈大大的夕阳红,儿童散学归来,齐齐唱起《马兰谣》:“这里是我的家,这里有我的爱,外婆唱过的歌谣,我会把它唱到青山外。”他们长长的影子打着满地的油菜花。那张扬的的黄,点点滴滴都是对阳光的诺言,对生命的信仰。每一朵都开得那么饱满那么开心,朵朵如农民丰收时的笑脸。淡淡的、几乎闻不到的暗香渗着橙红色的夕阳余晖溅到我的每个细胞,溅到我的心里,溅入我对未来的美好希望。蘸着斜泻过来的夕阳余照,和着孩子们的歌声,油菜花笑了。我听到它们的笑声了。我跟它们交流的眼神不知道该如何翻译,但脚下踏出的深深脚印告诉我:马兰花开,幸福就在拐角处到来!

 

(责任编辑:aiweb)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推荐内容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