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阳春旅游 > 旅游景点 > >

漠阳江源头,我们绿色的家园

时间: 2014-07-16 21:48 来源: 阳春热线  作者: 收藏 百度搜索本文

---四探漠阳江源头见闻

[引子] 今年“五一”节假期,余作向导,携三五好友知己,深入到漠阳江源头探秘,所见所闻令不才耳目一新,大开眼界,思想豁然开朗,感悟良多。在这之前,吾已先后三次赴漠阳江源头赏景探秘,其中两次以向导身份率朋友饱览漠江源头秀色。今次(第四次)走得最远,访得最详细,探得最深入,获得的信息最多,感受最深,收益最丰厚……
 

 
这是春夏之交时节,之前阳春和阳江的天气预报都说这几天有中到大雨,实际上,这天天公作美。同行的一位朋友调侃:“都说贵人出门招风雨,我们凡人一群,到漠江圣地朝拜绿色偶象,亲吻母亲河源头,所以太阳会热辣辣的!”他的话只说对了一半,当天的天气极佳,最适合户外运动和旅游,晴间多云。特别是当我们进入河朗镇境内时凉风习习。一路上风景如画,层林尽染,尽管汽车是在山道上行驶,但大家觉得是在绿色的画廊里流连,都被沿途风光所陶醉。从河朗圩镇到云帘瑶族村委会的大调村约有30公里路程,平时到其他地方旅行,这么长的路程,当中大部分团友都会熏熏欲睡,但这次漠江探源之行,没有1人有睡意,相反,大家大呼过瘾,还抱怨这么快就到了云帘。

更令我惊奇的是,不到两年时间,惜日穷山窝,今朝变成了聚宝盘。真是“仕别三日,当刮目相看”,我惊叹之余,稍作思考,不难得出答案:这就是党的富民政策开始真正惠及瑶山,加上百姓们自强不息,靠山吃山,充分利用山区的自然资源,才有了山乡脱胎换骨的变化。你看那昔日破烂的村庄,一幢幢崭新的小洋楼,倚伏在山脚下,掩映在绿树丛中;你看那昔日荒芜的农田又冒出片片新绿,长满生机盎然的庄稼;你看那昔日又窄又烂的进村小道变成了宽阔的水泥大道;你看那村子里昔日少有的汽车眼前正穿梭来往于山里山外……这一切,来得太快太突然了,然而这又是眼前的现实,我直呼云帘的巨变不用历经沧桑。这是山区人民在党的领导下,只争朝夕,穷则思变的结果。云帘村之所以发生这么大的变化,得益于各级党委、政府对其加大扶持力度,广州市荔湾区教育局对该村进行扶贫,帮助其建设了一座通往源头的重要桥梁,还支持教育、村集体项目等建设,加上早些年大批中青年村民到珠三角务工,既赚了不少钱又学到了一技之长,如今云帘交通方便了,纷纷回到家乡创业,这样一幢幢新楼房就跋地而起,村容村貌就焕然一新,学校校舍也变成了崭新的楼房。昔日的穷山窝变成了今日的聚宝盘。

 
之前,俺三次进云帘探访漠阳江源头,两次在大调自然村停下车子,徒步前行,一次在云帘瑶族村委会办公楼前停下车子,跋涉直走。这次,进入大调村后,我们再不用徒步前往,而是一路驱车行驶在宽阔的进山道路上,座在车子上看河里河岸风光,象是欣赏一部流动的电影风光片。那处处春色的河山风光,那层林尽染的青山,那苍翠欲滴的森林,那鸟语花香的河岸,那清澈流淌的河水,那绿满原野的田园,那吹烟袅袅的村庄……这一切,构成了漠江源头美妙绝伦的风景线,令人垂涎欲滴又触手可及,置身其中,真有说不出的快意和兴奋。

不一会功夫,我们驱车行了几公里,前面森林遮天蔽日,去源头的路突然由4、5米宽变成仅能容许一辆车通行,司机不得不小心驾驶,座车的人也谨慎了许多,没有了之前的喧哗和大笑,静静地观察着路旁的一草一木。因为平时进漠江源头的车本来就很少,所以走着走着,驾车者又变得随意了,车子的速度也加快了许多,只见道路两旁的树木一晃而过,令乘车者都有点汗毛,更令人提心吊胆的是,每当汽车驶过溪底时,驾车者似乎有意将车的速度加快,那溪水溅起无数浪花,漂洒到车窗,差一点没弄湿我们的衣服。令我们既刺激又有点后怕,就象置身在电影里飞车过河的镜头一样。

 
汽车在狭窄弯曲的水泥山道上走了将近10分钟,终于走到了水泥路的尽头,说确切点是走到了车道的尽头,因为前面“山重水复疑无路”。我们只好弃车徒步前行,发现这里已停有几辆汽车,证明已有驴友捷足先登,于我们之前就已进入漠阳江源头,我们懊恼让别人抢先一步,又庆幸有朋与我们同行。没想到,也有人远道而来访山探源,真是与我们殊途同归,知音有缘啊!

徒步行走了5、6分钟,前面豁然开朗,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只见前面是一大片开阔地,有两个足球场这么大。可以想象,在这深山老林里,要找到这么一块大的空旷地方,真是太困难了,可偏偏这里就有一大块冲积土。这里怪石嶙峋,被山洪冲积出的沙泥一层厚过一层,只可惜,我们没发现有什么水源。抬头远远望去,“漠阳江源头”5个红色大字镌刻在巨大的悬涯峭壁上(据当地人介绍说,每个字体足有20-30平方米),格外醒目。据当地人介绍,这里是洒底自然村黄成坑石壁,是阳江市人民政府定下的漠阳江源头,比阳春市人民政府2002年在牛愠村立的“漠阳江源头”石碑足足往前推进了3、4公里。之前,笔者曾多次在有关探访漠阳江源头的文章里提到,这里远不是真正的漠阳江源头,只是政府象征性的漠阳江源头。即使眼前这个比阳春市人民政府之前确定的漠阳江源头位置前推了几公里,也还不是真正的漠阳江源头。这里曾经有一个大瀑布,蔚为壮观,但几何时,上游被人为地截了流,引水办电站发电来赚钱。平时,这里难得见到水源,自然没法欣赏到昔日瀑布的雄姿,这哪里是什么漠阳江源头?于是,我们沿着漠阳江源头土著人人工开挖的山道溯源而上。

 
之前,三探漠阳江源头,这次再访,自然做足了功课,有备而来,带上干粮、水果、饮料、矿泉水等必要的食物和野外探险工具,但当我们真正踏上探源的旅途时,觉得身上太沉重了,不方便前行,只能忍馋割爱,卸掉身上过多的食物和不太必要的装备,以利轻装上阵。果然,我们一路上踏着略显湿润的泥路,边走边拍摄沿途风光,尽管山道弯弯,但我们完全不觉得特别累。这里的空气清新,负离子极浓,是天然大氧吧,置身其中,仿佛进入陶渊明描绘的桃源胜景,沐浴在满园春色中。尽管这时已是初夏时节,但春天的景象依然没有退去。本人第一次前往漠江源头探秘时,是冬天时节,如果不是当时天气寒冷,令你感受到冬天的存在,单从山林景色,你是很难发现这里是什么季节的,因为这里一年四季野花盛开,一年四季鸟呜声声,一年四季雨水充盈,一年四季蜜蜂嘤嘤….

走走停停,停停走走,不知不觉,我们到达了一个小型水库,在长满草皮的绿色大坝上,我们以水库和青山为背景,合影留念。稍作休息,我们继续前行探源,一路上,林木荫蔽,溪流潺潺,每一条小河都由多条小溪汇流而成,每一条小溪都由多条小泉汇流而成。在这里,就是森林的世界,更是泉水、溪流的世界,面对清泉,你会情不自禁地捧起一掌水来喝上一口,甚至会弯下腰来喝饱一肚子,反正这是天然的矿泉水,不用担心其卫生问题。我们先到达了洒底村,然后,沿着羊肠小道,足足走了30分钟,到达了洒面村。与其说是一条村庄,其实是深山里一户与世隔绝的大户人家。

 
当我们到达这户人家时,主人已带其他游客到漠阳江源头去了,他在家的两个儿子热情地招呼我们进屋里休息,并将现场泡好的蜜糖水递上来,请我们饮。我们被他们的热情情所感动,与他们拉起家常来。这是一户姓薛人家,主人叫薛钊敬,其育有七子二女。由于到云帘小学入学路途不便,七个儿子中,老一、老二、老三只念到小学三、四年级就辍学了。老五读到初三,老七现正在信宜思贺中学读初一。我们到他们家时,老七已到山上采茶叶去了。之所以选择到思贺中学就读,一是他的舅舅是思贺人,二是到思贺比到阳春市河朗中学的路程要近很多,方便很多。到思贺镇只需步行一个小时,而到河朗镇至少要四个小时,仅从洒面村家里出发到达云帘村委会就需要两个多小时,由于他家到洒底村还没有开通公路,甚至连自行车也难以通行,唯有步行进出山里山外,平时与外界的交流十分困难,几乎与世隔绝。幸好,近年薛钊敬装上了移动电话,才能勉强与外界交流,不过这里的通讯信号不太正常,往往只说了一半,就断了信号。

这是一间五座落的典型山村泥砖房屋,是洒面村唯一一户一直坚守的留守户,该村鼎盛时期最多有30多户170多人。改革开放以来,许多人离乡别井到外面打工谋生,绝大多数人迁移到恩平市以及本市的春湾、松柏镇等地定居。村庄里的房屋陆续毁掉了,现在连房屋的痕迹也没有了,薛钊敬一家成了漠阳江源头第一家,也是唯一一户人家。尽管生活在大山深处,薛家人并不感到孤独和寂寞。特别是近年来,随着阳江、阳春市和河朗镇三级政府对生态的越来越重视,保护漠阳江源头的力度也越来越大,原来通往云帘村的狭窄水泥路变成了宽阔的水泥大道,并比原来向前推进了5至6公里,原来进漠阳江源头至少要徒步行走3、4个小时,且要卷起裤筒涉水走过10多条小河、小溪。近两年,在各级政府的大力支持下,不但扩阔了村委会通往漠阳江源头(政府定的准源头)的水泥路,而且连通往源头的所有小河、小溪的底部也铺设了水泥,实现了河、溪通道硬底化,这样大大方便了薛家人与外界的沟通和交流。与此同时,许多旅游、探险、摄影发烧友一年四季前往漠阳江源头溯源探秘和宿营,令他们一家日渐热闹起来。

平常,薛家人在山上放养了100多窝蜜蜂,在房前屋后放养了几十头鸡,还饲养了几头耕牛,在屋边开挖了一口小渔塘,养殖草鱼,在周围山上种上了茶叶、八角以及毛竹等经济作物,还插了几亩种的水稻,可以说,薛家人过上了陶渊明笔下的自给自足的世外桃源般生活。但近年来,随着漠阳江源头自发游的升温,越来越多的人到这里探秘,打破了薛家人本来宁静的生活。薛家人说,经常有一些驴友到漠阳江源头露营,他家人就给驴友们免费作向导,还帮他们选择安营扎寨的场所,甚至提供必要的生活帮助,如最近有一批驴友到他们这里来,就带了一头牛进来,在他们屋前安营扎寨,他一家人帮驴友们屠宰牛,并提供烹饪的必要帮助,使驴友高举而来,满意而归。

为了方便驴友们进山探访漠阳江源头,通过驴友们的宣传,使更多的人加入到保护漠阳江母亲河的行列,薛家全家总动员,投入到开山筑路的艰苦工程中去。他们真是现代版的愚公移山,在他们一家两代10多人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锲而不舍开挖下,一条宽约1米,全长近4公里的山路已开通,其中多数路段原来都是坚硬的石头,为了尽量保护环境,最大限度地让森林树木得以保护,他们一家没有非法开采石头,而是用人工的锄头一锄一锄地开挖,他们明白:“唯有源头活水来”。如果没有全社会的重视和支持环保工作,漠阳江这条母亲河迟早会受到破坏和污染,到那时,就很难采取复原措施,所以保护漠阳江母亲河就要从我做起,从现在做起,从身边日常工作做起。薛家人所能做到的就是通过到这里来探源的人,向社会大众广泛宣传保护环境从源头开始,从我做起。我们这些到过漠阳江源头旅游的人都为薛家人如此纯朴的思想和博大的胸怀而感动。

 
当我们与薛家两子聊得正浓时,主人薛钊敬已领一批游人从漠阳江源头返回到他家,薛伯打量了一下我的模样,以为我是记者,就赶紧从屋里拿出一张《荣誉证书》,让我看后并拍照下来。这是一张已经破旧的关于解放战争时期游击根据地村庄的证书,是阳春县委、阳春县人民政府于一九九三年八月颁发给河朗镇云帘管理区洒底面村的。薛家人说,他们洒面村在解放战争中为游击队开展游击战斗立下了汗马功劳。但不知为何,当全国全省人民都可以享受种粮直补的政策时,他们村一直未曾享受过该补贴,他们也曾多次向有关部门反映,但总是石沉大海,没有回音。这次,他们希望我能写篇文章登报反映一下他们这种情况,让上级有关部门切实帮助他们享受这种政策。望着门前青绿的禾苗,我陷入沉思中:虽处深山中,同样是共和国的子民,他们有权利享受常人所能享受的政策,何况他们的先辈曾为新中国的解放作出了不平凡的贡献!于是,我赶紧按下了照相机的快门,并将这一深山守源村民的瞩托铭记于心,尽快通过新闻媒体反映出来,引起有关部门的重视,彻底解决这一困扰洒面村民的民生问题。

 
我们此行的目的是探秘漠阳江源头,尽管我已多次前往,但每一次的行程和感受都不同,况且这次同来的朋友中,都未曾到过漠阳江最源头,于是,我们告辞了薛家人,径直前往漠阳江源头探秘。沿着薛家屋旁的一条小路就可到达漠阳江源头。薛家人为了方便游人自行前往源头,特意在路旁挂了一个红色纸牌:漠江源头。再加一个箭头符号。让步行的游人一目了然,知道该怎么前往源头。经过一段长距离的艰难跋涉,我们到达了源头。只见水滴一点一点地从悬涯峭壁上滴下来,汇成一条细小的水线,多条水线再汇成一条小流,流过了一段距离,又有众多小流汇入便形成了一条小溪,小溪清澈如莹。此时,我不禁想起了宋代理学大师朱熹所说的“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的深刻寓意。小溪欢快地往前跳跃着,这时,我又想起了于淑珍演唱的《泉水叮冬响》这首歌,仿佛这里就是这首歌的诞生地。望着清澈的泉水从石缝里喷涌而出,不断流向山下,我似乎看到了“在你身旁是我送他参军去海疆”的圣洁场面。浩瀚大江大海就是从这出发汇流而成的。我们看得十分入迷,有人看到溪水里的小鱼虾,叫大家不要大声说话,生怕小鱼虾被我们吓跑了,在这深山溪涧,宁静就是生命,如果象大城市里每天每时都喧哗嘈杂,这山林这清水恐怕早就荡然无存了。我们默默地看着,默默地祈求:但愿人长久,千里共源头。留得青山在,就会有柴烧。你我护环保,幸福千万年。
 
 
 
游人在小溪边稍息。
 
 
 
“漠阳江源头”五年红色大字格外引人注目,300米开外就能看见。
 
 
 
游人往漠阳江源头进发。
 
 
 
一条小瀑布从半山直泻而下,犹如从天而降的白练,遇上这样壮观美景,怎能错过留影的机会!
 
 
 
这是广州市荔湾区教育局帮扶云帘瑶族村委会的惠民工程项目——高陂桥。该桥的建成,彻底结束了当地人雨天过河难的历史。
 
 
 
 
 
 
 
 
汩汩滔滔漠阳江就是从这里出发,最终汇入南海的。
 
 
 
为方便游人探访漠阳江源头,薛家人用一块纸板制作了“漠阳江源头”的指示牌。
 
 
 
游人沿着陡峭崎岖的小路小心翼翼地往上攀登。
 
 
 
薛家子弟现场泡冲蜜糖水供游人饮用。
 
 
 
薛家房屋旁边放养着一窝窝蜜蜂。
 

 

文/图:韦鉴朝
编辑:洪永鉴
 
下图:漠阳江源头河水清澈如莹。
 

(责任编辑:aiweb)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